i
目上无尘目下空。

*学pa。我流欧欧西无脑小甜饼。自以为是单恋的暗恋(明恋?)情结。

*投喂给我家小糖人 @Sugar Man 的小甜饼,希望宝贝吃得开心不要嫌弃我的大腿肉(。

*推荐bgm:X Song-脸红的思春期(虽然歌词不甜但曲调还是很甜的大家请假装看不见歌词吧(小声逼逼。

*混沌刀客写甜饼最为致命。我怎么一写甜就那么死逼(自我唾弃。



对你的喜欢明目张胆。

 

 

有时候金会想自己对雷狮的喜欢是不是表现得太过明显了,要不然怎么会在视线所及之处只要出现雷狮的影子,自己就会收到同伴促狭的目光。或看好戏或是对他的嫌弃、各式各样的目光汇集在一起就成了片烧红的云,悄悄附上他的耳尖再铺上面颊。

然后他就会拉拉帽檐让自己的表情不要那么明显,深呼吸偷偷抬眼后让视线追随着雷狮的身影,看他墨黑的发和微微扬起的头巾,胸腔里的小鹿一撞一撞。

别撞了,再撞就要撞死了!他在脑海里故意恶声恶气地警告那不受控制的心跳,但小鹿还是懵懵懂懂又坚定不移地撞着,好像非要他的心跳声大到所有人都听见、这份心意再也隐藏不了才罢休。

 

如果这时雷狮走过来两人碰面了,金就会特意扬高了声调和他说话,想借此掩盖自己的心跳和微红的面颊,雷狮却一挑眉,伸手按住他的帽檐往下一压,嫌弃他声音怎么个子不大嗓门却不小。金不服气,挣脱开气哼哼地一抬头看他,本想说些什么来掩饰或是顶嘴,但一看见雷狮那双闪着细碎光芒的眼睛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呆呆地只能拍掉他作乱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讲着话,脑子都没转过弯就跟着人走了,飘飘忽忽地像走在棉花上,直到被人含着笑和戏谑的声音提醒才如梦初醒,急急忙忙往自己该去的地方跑,中途还不忘转过头来比个鬼脸出来。雷狮压低了声音笑,一句“傻子”轻飘飘擦过他的耳廓,和着清风也硬是能被过于强大的滤镜解读出几分只有自己能懂的甜蜜来。

类似的糗出多了,金神经粗倒觉得没什么,偶尔还会打个滚美滋滋地想说我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啊,雷狮会不会知道我喜欢他呢?

知道就好啦,我那么喜欢他,他会不会也喜欢我呢?——要是不知道也好啊,要是他知道了不喜欢我怎么办呢?

少年情怀总是诗,未说出口的爱意沉淀在心底只有自己才能品出滋味来。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裹着被子细细的数,再哧哧地笑出声来,要打好几个滚才能让脸上的温度消下去。

人对自己喜欢的对象总有种迷之盲目,金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委实说不上美好,可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呢?还越看越顺眼。以前最恨雷狮斜勾起嘴角的弧度,总觉得是十成十的嘲讽,那一股子的戏谑几乎要具像化扑到脸上。现在看来却是意外的顺眼,会忍不住觉得雷狮怎么长得那么好看,他看着他的笑居然会想要伸手去揉揉他的嘴角,再亲一亲看看是不是甜的。

但是但是、雷狮会不会让他亲?这样一想又觉得很沮丧,他翻了个身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雷狮不会,但总有那么一丝侥幸还是会悄咪咪地从心底的缝隙钻出来,给他最虚无缥缈也最不切实际的妄想。

骨碌一下从床上爬起来,他偷偷摸摸把台灯打开,就着昏暗的灯光站在等身镜前东摸摸西拍拍。捏捏自己婴儿肥未消完全的脸颊,揪揪自己睡乱了的金发,再对着镜子里那个傻乎乎的少年笑笑,手指点上镜面的虎牙和酒窝,心里又庆幸又难过。

我长得虽然不算特别帅,但也算得上是好看的级别了吧?思绪在昏暗的灯光间游离又漂浮在夜里,他想到学校里那些不敢靠近雷狮的女孩子和她们鼓起了勇气才塞出去的情书,满脑子都是少女微红的脸颊和温顺地垂在肩上的发丝。

莫名其妙的思绪顺着夜色越飘越远,金觉得自己要是女孩子的话应该和自家姐姐差不多,也很可爱啊!他要是女孩子的话应该也不会像这样偷偷摸摸的啦,他要是女孩子,上去就是临门一脚——腿咚的同时再说出告白宣言,那才帅!

想到雷狮可能会被自己吓到的样子他就捂着嘴偷偷的笑,泄露出的笑声落在地板上,直到秋在门外让他快点睡时才关了灯迅速爬上床,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好心情呼噜呼噜睡着。

 

隔天约好了和雷狮打球他还特地起了个大早去踩点,弯弯绕绕几个小时总算找到了目的地,抬眼一看天才蒙蒙亮,离约好的时间只有五分钟,他得意洋洋,开始拨打雷狮的电话,一开口就是张牙舞爪的得意语气。

“雷狮?你到了没啊?”

“没。”

金内心简直要爽翻天,以前老是自己迟到被说,现在,哼哼,天道好轮回,你雷狮也有要我等的一天啦!

“是吗?可这是你约我的,你可别迟到啊。”

但这情绪不能流露得太明显,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拿捏着自己的情绪。只是他实在不擅长隐藏,翘着小尾巴的模样雷狮在对面听着语气也摸得一清二楚。

雷狮压低了声音低低一声笑,透过细小的电流酥酥麻麻窜过心脏,金隔着个手机屏幕都要被那声笑给闹红了耳尖。

见鬼了,为什么有人连声音连笑声都能那么好听?

“好。”

“骗人!”金扫了一眼时间,正正的到达约定时间,可雷狮还是连个人影都没。他坐在台阶上晃晃小腿,“你迟到了!”

“几秒?”

“你想要我计时?”

金认为自己没说什么惹人发笑的话,但雷狮又笑了,而且那笑声居然是双重的——

“迟到了?”

“……好吧,没有。”金撇撇嘴挂断通话,一扭头就贴上罐冰凉的碳酸饮料,猝不及防给刺激得一哆嗦。“但你是踩点到!”从台阶上蹦起,金指着笑得东倒西歪的雷狮怒斥。

“得了吧小鬼,你平常迟到我有说过你什么么?”雷狮笑够了,丢给他一罐温热的牛奶,挑挑眉,唇边的笑意熟悉又欠揍。

金翻了个白眼接住牛奶,嘀咕了一句“那看在牛奶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

雷狮灌了一口那罐吓到金的碳酸饮料,然后故意对着金打了个葡萄味儿的嗝。金被喷了一脸,鼻息间满是那股碳酸味儿,冻得要牙齿打颤又觉得对方的吐息炽热,大脑混沌成一团后跳起来一脚就要踢过去,雷狮却笑着躲开,还伸出手拍了一把金的屁股,闹得对方红了耳根。

“雷狮!”金又羞又恼,对着雷狮嚷嚷,“你干嘛!”

“你屁股上有灰。”雷狮故意正色道,但眼底笑意难掩,一本正经的流氓模样气得金牙根痒痒,恨不得上去咬两口解解闷。

 

太不公平了,金想,这份感情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人在承受,另一人偏是不自知的自由轻松,什么都不知道。

随便喝了两口牛奶,金接过雷狮抛过来的篮球,运球到场上一个起跳,带点炫技成分的灌篮后拉着篮筐晃了两晃才轻巧落地,转身对着雷狮就比出个挑衅的中指。

雷狮就算平常老是嘲笑金个子小但也清楚对方的弹跳力之强,这下子见那金发的少年跟只灵活的小猴子似的动作只不自觉地想笑,这下被挑衅了其实也说不上多生气,把外套脱了就上场应阵。弯下腰摆出防守的姿势,雷狮舔了舔嘴唇,眯起眼看人的表情攻击性十足,哼笑出的气音又狠狠摩擦过金的心尖,又软又痛的感觉遍布全身,只有血液的热度真正被调动了起来。

 

“要不要打个赌?”金突然开口说道,看人的蓝眼睛熠熠发亮。

“赌什么?”雷狮稍有兴趣地挑起一边眉。

“就赌……”金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后努力想让自己看雷狮的眼神和表情正常镇定一些。“如果我赢了,你就……”

“就什么?”雷狮眼尾的弧度又往下压了压,这下是连声音都飘出半分笑意来,金听在耳里越发冷静不能,含糊搪塞的“赢了再说”换来雷狮拉长了声音的一句“那我也有要赌的。”

“你?”金眨眨眼,“你要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的话,”雷狮挑挑眉,“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金更加不明所以,但也不是第一次摸不清雷狮的套路了,干脆放弃思考,两人一拍即合。

 

雷狮打篮球盛在有身高优势,但金的弹跳力也能让他高空盖帽,两人实力说得上是旗鼓相当,比赛结束时金以一分之差险胜。

金双手撑在腿上喘气,撩开刘海却见雷狮还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不由得怀疑对方有没有放水,但转念想想比赛以后还有得打,这次先把愿望实现了再说。

“雷狮,”他直起身子,清清嗓子。“那现在就是胜者的时间了。”

雷狮“噗嗤”一声没憋住,笑了起来。瞅见金又有点恼羞成怒的表情后摆摆手。

“我听着,你继续。”

“我啊……”金想了想,抬头对他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想听听你的秘密。”

“就这个?”雷狮失笑,没想到这小鬼那么想赢想出来的奖励却是这个。赌注是这个的话,和谁赢了又有什么区别?

“对。”金倒是看不出一点后悔的意思,但其实他早就想好了。目前他最想要的是雷狮接受自己的心意,可怎么能这时候告白?被拒绝了怎么办?而且乘人之危不好不好,男子汉大丈夫,要告白也得挑个好日子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告白,不能挑有赌注时说。——可除了这个,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到最后,谁赢了都没区别,他现在只想听听雷狮的“秘密”。

 

“我的秘密啊……”

雷狮看着这金发小鬼看自己时闪闪发光的蓝眼睛剔透得跟块玻璃似的,藏不住任何心事,搞得自己的小心思也无处遁形。

“你猜?”

 

金被这两个字气得跳脚,上去就揪起雷狮的领子,本想说些什么狠话,结果看着雷狮近在咫尺的脸,胸腔里那只不争气的小鹿又开始撞着心房,咚咚咚咚咚咚,条件反射的红了脸,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都说喜欢这种东西捂住了嘴都能从眼睛里跑出来,那金觉得自己一看见雷狮时那务必是满心满眼的都写着“喜欢”这两个大字。只是雷狮迟钝成了家门前那棵年纪比他还大的榕树才皮糙肉厚到不为所动,什么都察觉不出来的一来就大剌剌地不是压他的帽子就是扯他的后领,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他每次都被逼得炸毛了咬牙切齿想要揪着雷狮的领子把这腔爱意不管不顾全部诉出了,但一看雷狮那双含笑的眼睛他又卡了壳,想说的话挤在喉头吐不出来也咽不进去,缠在舌尖弯弯绕绕,憋红了脸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无数次的无疾而终让他早已不抱希望,只这次唯独不一样——

他睁大了眼睛看那张被他用目光描摹过无数次的脸越凑越近,开满了紫罗兰的眼睛印入自己略微惊诧的模样,眼尾和嘴角都弯起个漂亮的弧度。最后那蝶翼一颤,带走了周围的喧嚣,柔软的唇印在自己的嘴角颊边,被收进小小的酒窝里,再溢出半分。

金被雷狮突如其来的吻给弄懵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红了脸不说,自己也控制不住地弯起眉梢眼角,满心满意都是甜腻腻的欢喜,一时间都是拨开云雾见太阳的光明敞亮。

都说恋爱时要七分爱自己三分爱对方,但金看着雷狮看他时盛满了笑意的眼睛心都要化成一滩水,意识模模糊糊软成棉花糖把他包裹在一起,一呼吸都是软绵绵甜呼呼的爱意。

三分怎么够呢?他想着,踮起脚来大大方方地亲了亲雷狮的唇。再多给你一分好了。

 

 

 

-fin-


评论(17)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