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一场激烈的情爱后金和雷狮面对面躺在浴缸里,四条长腿好似野兽森白的牙齿紧紧纠缠,像在接吻或是撕咬。

金色的眼睫颤了颤,浑身要散架似的疲倦在快感散去后席卷而来,金放松了身体,半睁着眼睛在温柔的水波里晃晃荡荡,水雾中迷迷蒙蒙的只能看清雷狮那头墨似的黑发。

一塌糊涂,他想。瓷白混合着水色的浴室上方就是暖黄的灯光,偏生就混入了那团墨。

雷狮嫌那过长的额发遮挡视线,把额发撩上去后露出了眼睛。绛紫的桃花眼,眼尾上挑得不怀好意,眨眨眼都有细小的水珠从睫毛尖儿上滚落,再顺着他硬朗俊美的面部线条流下,没入层层叠叠的水波。

时间有点长了。水温逐渐变低,而空气闷热又潮湿。像几千年前他们祖先生活的丛林。

金把小半张脸藏入水中,咕噜噜吐着泡泡,碎金的发丝中一双水色的眼睛亮得惊人。

雷狮没忍住,咧开嘴角从喉咙里笑出个气音。

“欠操?”

层层叠叠的水波之下,少年踩上他的腹肌,脚底就是那一块块坚毅的触感,仿佛踏上生命的土地。

金弯起眉眼,学着他的样子发出个气音。可还没等细小的气泡上浮破裂,他的脚踝便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攒住,耳边能听到的都是有人起身后汹涌激烈的水声。

咕咚。他咽下口水,发哑的喉咙又开始阵阵发甜。

又要开始了。



评论(6)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