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私设众多的狂野情人pa。兽类设定参考小糖人的兽人学院,已授权。

*三观不正有。此章埃金卡金嘉金。同级生线开启w

*评论使我高产(大概。

推荐BGM:Cruisin


 目录。


第八章 不惧坠落

 

在学校的日子总是忙碌而充实,金不会让自己的情人们打扰到自己的日常生活,离了性,公事公办也是必要素养。白昼下的切割分明,在黄昏模糊边界之前都不能打破既定戒律。

下午的阳光正好,他一偏头就可以看见在操场上挥汗如雨的高年级学生,其中系着个头巾的雷狮尤为显眼,是仅凭一眼就能锁定的发光体。

金曾经听说过目光其实是实体的存在,但对此说法一直存疑。可雷狮暴起扣篮后揪起球服擦汗时动作突然一顿,就跟真的刚知道什么似的往这边看来,兽眸透过铁丝网和长得茂密的树枝灌木恰好就落入了一湾湖水中。

他笑了,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冲他挥了挥手,挑起眉后有些轻佻地吹了个口哨。

金吐吐舌头,转头重新在桌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好,就着温暖的阳光昏昏欲睡。打了个哈欠,他百无聊赖捏住圆珠笔的手不安分地往自己的前桌背上戳。

埃米忍受着后桌幼稚的恶作剧,等那酥痒变本加厉才伸手拍了他一下,小声让他别闹。到了这个地步,恶作剧也算成功大半了,金就趴在桌上笑,食指让笔头不停弹起又落下。等埃米转身回去,他又松开了笔,指尖在他垂下来的发尖上堪堪绕了一圈,轻轻揪了揪。

“金……!”小声喊了声对方的名字,埃米刚扭头就被老师扔出的粉笔头砸中脑袋。委委屈屈地顶着老师的警告端正坐好,金就捂着嘴藏在他背后偷笑。

笑够了,金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脖颈仰起后显出喉结细小的弧度,眼角还留有细碎的生理盐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那我们接下来找个同学朗读下面的内容。”注意到后排的动静,老师皱眉扶了扶眼镜,目光定格在金身上,嘴唇微微张开打算喊人起来时却被近在眼前举起的手阻断了话语。

话语滚到喉头又被迫拐了个弯,她往后退了一步回到讲台上,有些无奈地指了指举手的少年:“就你来读吧。”

“是。”身型纤瘦的黑发少年站了起来,捧住书本的手臂肌肉线条流畅而漂亮,细碎的刘海下一双海蓝色的眼。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为伍。遂遂远离世间,疏避人群,结果在内心不断地用愤懑和羞怒饲育自己懦弱的自尊心。世人每个人都是驯兽师,那匹猛兽,”他顿了顿,抬眼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众人一圈,声线依旧清冷。“就是每个人各自的性情。”

“很好,请坐。”老师满意地挥挥手,卡米尔应声坐下,重新垂下眼帘,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口。

“知道你们有些人坐不住,但身为学生,上课还是要好好听讲的……不要破坏课堂秩序,而且要学会积极主动回答问题……”

金其实在卡米尔举手时就安静下来了,难得的坐直了身体规规矩矩,在最后一排听得清楚。只是这规整在老师的训话中很快就散了个一干二净,没几秒就再度在桌上软成一滩泥,咬着铅笔头百无聊赖。

身为同班同学,他和卡米尔接触也不算多,对方好像对除了雷狮之外的人都不感兴趣、也不会去接近的样子,差不多一年下来两人也只是混了个点头之交。没跟别人说过,金其实很喜欢卡米尔的声音。稍微偏低一点的声线,语速不急不缓,说话或是读书时都很好听,没有夹杂过多情绪,和他那双眼睛一样,平静无波。

 

啊啊、天气真好啊——

意识没停留太久,困意再度侵袭,金小幅度地伸展了一下身体,喉咙里发出细小的呼噜声,枕着阳光再度睡去。

 

下午放学放得比较早,放学铃声打响后太阳还明晃晃挂在空中,苍白而炽烈的阳光照在身上都能描摹出一圈白边儿来。金嫌热,又懒得躲树上,寻了个人少的地方就坐上最高阶的台上发呆,不知道该如何打发这无聊的下午。学长们各有各的活动,作业又不想写,他突然想起书包里还有之前顺手从格瑞书房里抽出的书,本着打发时间的心思翻开随便看看,悬空的小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

本来有的社团活动被临时翘掉,嘉德罗斯一闲下来就老是想到坐在他旁边的金,满腔烦躁和不明所以的情愫混合在一起填满整个心脏,他不是会让自己不痛快的性格,思寻不过几秒钟便决定去找找看那渣渣在哪儿。

他对这只小斑虎猫的味道再熟悉不过,随便走了几步就寻着那味道找了过去,没多久就看见金坐在最高阶晃着小腿看书的画面。

嘉德罗斯眯起眼,阳光下少年露出的半截小腿瓷似的白得让人心慌,好像一眨眼就会碎裂成片,把心脏切割后留下肿胀的酸楚和莫名其妙的悸动。

他总是想起金在教室里的模样,就坐在自己的邻桌,隔着的一条走道细细密密洒下阳光。他托着腮帮看着黑板目不斜视,耳朵动了动就能听见对方混合在空气中细小的呼吸声。眼珠往右下一瞥,视野便出现了反翘的金色发丝在光下晃啊晃,还有被手臂挤压后鼓起的脸颊软肉。

还有偶尔金侧过脸看他时的角度,下巴尖尖,脖颈美得好似天鹅汲水,那双蓝眼睛晃晃荡荡得跟能滴水似的清明透亮。

金察觉到自己的目光,玻璃球似的眼珠微微一颤就往这个方向偏移过来,他就赶忙移开目光,表面依旧是一脸的不可一世,视网膜却牢牢刻印住了方才那零点几秒的画面。

那双水色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影子,像名贵的金徽章铺天盖地而来,花瓣纷纷扬扬落下后笼罩了温柔的湖。一时间水波荡漾,能看见的却只有金色的波浪。

 

想让他的眸中只有自己的身影。

 

无关其他人,他只知道自己体内的兽性叫嚣血液沸腾,每一个细胞都咆哮着想要“占有他”那样的情绪。

疯狂,荒谬,同时不可抗拒。

 

“嘉德罗斯?”

注意到他的视线,金晃了晃小腿,合上了手中的书,从台阶上偏过头看他。嘉德罗斯一步步走上台阶,眉梢上扬眼角自然牵扯出一股子的傲气来,多少掩去了几分微妙的心思。

“你怎么在这儿?”

嘉德罗斯没理会,擅自开了个新的话题。

“你在看什么?”

“诗集。”

“哦?”嘉德罗斯嗤笑一声,显得有点惊奇。看书不说,居然会看诗集?

“偶尔看看,消遣而已。”金把书往包里一塞,手肘恰好抵在大腿上,微微显出个凹陷来。“你怎么在这里?”

嘉德罗斯扯了扯嘴角。“随便走走,消遣而已。”

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像是被他给逗笑的,但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刚才讲的话笑点何在,只能沉默着看对方笑,心里默默觉得这渣渣笑起来还蛮好看的。

“那你会念诗吗,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这下可以认定对方身上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了,不然为什么就连他扬起尾音喊自己名字的声音都那么好听。

“……不。”

对方的眼睛眯得像月牙,嘉德罗斯不能也不想让自己陷入被动位,咬咬牙吐出个拒绝的单音节词来。

“那我念给你一句听听吧。”金看样子也不介意,清了清嗓子做准备。“刚刚看到的,我很喜欢。”

嘉德罗斯没回答,眼神自下而上一扫,是让他开口的意思。

金抿抿嘴,唇角上挑露出个浅浅的梨涡来。

“为了看阳光,我来到这世上。”

“巴尔蒙特?”

“原来你知道。”不过也没什么意外的意思。

“……哼。”

“那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

 

像个陷阱。嘉德罗斯回过头看他,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回答,鎏金色的眸子敛入万千阳光,亮得惊人。金却只是笑,回以他同样的注视,无畏无惧,弯起的眉眼像极了垂下的柳条,眼里酝酿着一场陈年的雨。

……算了,就算是陷阱又如何。嘉德罗斯勾起嘴角。他又何尝畏惧过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下一句是,”他凑近了几分,看金神色不改也不曾回避,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为了成为阳光,我祈祷于世上。”

 

浅色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现出种半透明似的质感,金低垂着眼帘,等着神之子越凑越近,然后印在自己眼角一个轻飘飘的吻。



-tbc-


金徽章:一种黄玫瑰。

卡米尔课堂上读的是中岛敦的《山月记》。相比这个大家想必是对《文豪野犬》里中岛敦的「月下兽」更熟悉吧233


比较清新的一章。描写得我很爽(……

努力赶稿试图高产中(。 希望大家留评——

评论(12)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