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私设众多的狂野情人pa。兽类设定参考小糖人的兽人学院,已授权。

*三观不正有。此章卡金主场,有肉汤。

*评论使我高产(大概。

推荐BGM:Sugar


 目录。


第十章 糖霜

 

金回教室时穿着件皱巴巴的衬衫,身上都是嘉德罗斯留下的痕迹和气味,绷紧身体时小腿还控制不住地抖啊抖,眼尾红得像凤仙花的花瓣。

撕扯全身似的痛楚,还有叫嚣着要燃尽一切的欢愉。他现在还记得枯黄混着新绿的草地上星星点点的精液,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是要灼伤一切的白。

黏糊糊,黏糊糊。他回想起就觉得腿软,又恶心得反胃想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神经末梢的电流把理智摧毁,有时候只是凭着本能就这样做了,荒谬却又理所当然。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用去思考,身体主动迎合,沉溺于快感时连天堂和地狱的界限都被模糊。

好不容易走到教室,他一抬头就看见个挺直的背影站在窗前,黑发在昏黄阳光下呈现出一种奇妙的色泽,一回头就和记忆里那个略低的声线重合到了一起。

“金。”

卡米尔站在原地看他越走越近,教室的门被风顺便带上,微微偏过头后刘海轻轻扫过眼睑,海色的眼里闪着细碎的光,仿佛星河被打碎后迎风而起的碎屑落入凡尘,只一眼就能让人不自觉软了心尖儿。

两人交集不多,金只知道他是雷狮的表弟,六七分相似的长相,气质却天差地别。一个雷霆风暴似的要摧毁一切,另一个却平静无波得像是湾与世隔绝的水。

金还记得他坐在斜前方的位置,上课时脊梁挺得笔直,墨似的黑发和笔挺的衬衫领口间的后颈肤白胜雪,举手时袖口露出的手腕,还有他回过头时微垂的眼帘,眼尾一扫后露出的眼神,跟现在的相差无几。

分明炽烈又直白,却又磨得出来细细碎碎的甜味儿,能蛊惑人心似的霎时使心都变得柔软起来。

金无意去想他为什么会留在这里、是不是在等自己,只慢慢踩踏着阳光走过去。卡米尔垂下眼帘,看着他一步步缓步走来,露出的半截小腿白瓷似的直愣愣戳进心窝,踩碎一地阳光。

 

卡米尔在金走到跟前时伸手握住他的手腕一下子又让他凑近了几分,将两人的额头相抵,温热平稳的呼吸悄悄拂过他的鼻尖。

心跳一瞬间加快,金僵硬了身子,磨磨蹭蹭地想移开点位置,但被捏住手腕动弹不得,完全没料到卡米尔的力气那么大。

那双眼睛离得那么近,金根本不敢去看。他猜对方早就闻到自己身上有其他斑类的味道了,可他为什么还那么沉得住气呢?

金以为他会亲上来,可他没有,就那样静静的和自己额头相抵,额发温润垂下,睫毛颤了颤,嘴唇泛着很好看的色泽,就是没动作。

突如其来的疲惫感席卷一切,金的腿软得都快站不住了,只想找个人靠一靠,什么都不用说。

“……卡米尔。”他轻声喊出他的名字。

“我在。”卡米尔摸了摸他后脑柔软的发。

金知道他的心思,但有些东西根本没必要说出来。对方想要的想做的,他不阻拦,因为他知道最终的选择权是在自己手上。结局未定的话剧情走向根本无可预知,一个选择就能引出无数条不同的线路。他现在也不想去考虑那些过于长远的事,——他们还正年轻,血液里奔腾叫嚣着的是荷尔蒙和野兽血性,不需被无谓教条约束。时间还很长,青春就散在风与玫瑰与月光的香气里未曾散去,光是抓住它就让人精疲力竭,那在爱人时还能权衡些什么。

他只知道去爱就行了,用至死方休的气势去追求从骨头深至灵魂的最后的一切的爱人,无所谓对错,需要享受的只是爱与被爱的过程。

这样就足够了。

闭上眼睛,金感受到卡米尔凑近时柔软的唇与吐息,吻里带着令人心动的甜味。对方先前吃的是什么甜食金已经无力思考,他只能沉溺在这个深吻中,逐步被攻略再溺亡。

在想什么呢,还要再思考什么呢?只要遵循本能就可以了。

 

坐在以往学习的课桌上被一点点褪去衣物的感觉很新奇,内心深处爬出的一点点羞耻拂过面颊化作红云,又渐渐被卡米尔吻得分散开来。

卡米尔的动作很温柔,微凉的指尖却总能点燃最深处的欲望,金的喉咙里忍不住发出细小的呼噜声,半魂现后显现出的猫尾一晃一晃,毛茸茸的耳尖则被他轻轻捏了捏。

他带着凉意的吻从耳尖到喉结,再到胸口用舌尖转着圈。骨节分明的手扣住胯骨,指腹慢慢摩挲着腰侧。金被他磨得浑身发抖,双腿有些难耐地并拢,睁开眼看见的那双眼微妙地闪着雀羽似的光泽,中间一根细细的竖瞳。

捏住金的脚踝让其门户大开,卡米尔用带着倒刺的舌头舔过一切嘉德罗斯留下气味痕迹的部位,细腰猫的尾巴尖儿在他的大腿处蹭了蹭,惹得金起了反应。

“……卡米尔。”

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金偏过头看他,本来想问的话在开口时转了个弯还是什么都没问出口,最后只是喊了声他的名字,笑了笑。

只一眼,卡米尔多半也知道他想问什么了,抿抿嘴也没说话,沉默着将他的腿架到肩上,在他的小腿处印下一个吻。

 

……我是被他们爱着的啊。

 

卡米尔进入的那一瞬间,金闷哼一声,躺在光滑坚硬的桌面上承受撞击,抿着嘴不肯出声。他的身子在光下白得反光,唯独眼角红得像被砂纸磨过,眼睛温润得能滴出水来,随着对方顶撞的弧度晃晃悠悠。

卡米尔面无表情地动作着,动作缓慢而又极具侵略性,肉刃上细小的倒刺一点点把先前嘉德罗斯残留在他体内的液体刮出来。金浑身颤抖,到最后实在忍不了了,脆弱的肠壁被磨得通红,软肉可怜兮兮地吞吐对方的利器,一开口就是个泣音。

“呜……卡米尔……好痛……”

不是没跟其他猫科做过,单单这次和卡米尔做时痛感来得格外猛烈。可能是刚才才跟嘉德罗斯做过所以格外敏感的关系,对方几下大开大合的操弄后他感觉自己就要she了,该死的快感和痛苦一样来得猛烈,混杂着要摧毁一切理智。

“金。”

卡米尔抱紧金,下巴搭在他的颈窝处眼睛直直看向前方,金看不见他的表情,语调一如往常听不出什么情感波动,肉刃却还在里面磨着那个令人发疯的点。

“你知道你要的到底是什么吗。”

呜咽一声,金痉挛着she了出来,冰冰凉凉的泪流了下来。内壁骤然绞紧并因为gao潮微微痉挛,卡米尔被夹得有点受不了,也跟着she了,浊白从结合处滴落,一向没多少表情的脸上难得的出了点红晕,看人时眼神生动了不少。

金捏紧了卡米尔的手臂,眼神无法聚焦,视网膜上的景象模糊成块,阳光照在身上像撒下结块的糖霜,感受不到温度,却能闻到些该死的甜味。

“我……”深吸一口气,他抖了抖才缓缓恢复视野清明,越过卡米尔的肩头看见窗外的丁香树,树梢被阳光照得微微失真,闪动着点点白光。

说什么,应该说什么?

“谁都可以吗?”卡米尔抱着金的力度紧了几分,兴许是他把头埋进颈窝里的关系,声音听上去有点闷闷的。

金听着,牵了牵嘴角,手指软软搭上他的发尖。

“不是。只有你们。”

“人很多,没有唯一。”

“至少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那个唯一是谁。”

“会是……”我吗?还是大哥?

“会是任何一个人。”

 

也是。卡米尔在内心轻轻叹了口气,强者的世界优胜劣汰。

“那你喜欢吗?”

“喜欢啊。”金直起身子摸了摸他头顶的耳朵,笑眯眯的。“我也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

 

无论结果如何,尽情享受这一切不让自己后悔就足矣。

只因我们是遵循自身欲望的野兽。


-tbc-


一点肉汤就懒得管了,直接放lof,改了几个直白点的词让它隐晦点(。 放屁,垃圾老福特屏蔽我,只能乱改……!(痛心疾首。

这章主要升华了一下全文矛盾点和点一下金金的内心(???

想表达的大概就是爱这东西和糖差不多啦,是能让人上瘾而且甘之如饴的东西。

出本全文会精修!


评论(6)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