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Title:《仲夏之死》

Couple:雷狮×金(《凹凸世界》)

Summary:我知道我的爱是个错误。然而、然而。


暂时写不完了。是之前那个lolita衍生的脑洞。现在放点片段。以后有时间一定会补全的。

架空。有年操。大概是25的雷和15的金在夏天相遇后的故事。



-

蝉鸣。夏日的烦躁。

雷狮坐在阳台上思考这个夏天什么时候才会下场雨,该死的暑气蒸得他视野里的绿树都凝聚成油画里大片模糊的色块,汗水黏糊糊地粘住鬓角。

摸了摸口袋,里面只有最后一张被汗水黏得皱巴巴的纸币和两个钢镚儿叮当响,他盯着纸币上笑得和蔼的老人头,在想是下去买两根冰棍儿还是一盒烟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已经那么穷了。 



-

金抻直了腿坐在花坛边,短裤下的两条腿在光下闪着白棱棱的光,抬起脸额发遮住半分眼睑,眼神隐在帽檐的阴影下看不真切,雷狮却总觉得是随时都会扑上来咬断自己喉咙似的凶狠。



-

雷狮把这小鬼压在身下时看见了他的眼睛,蓝得纯粹,让他想到极地的海,是温柔而蕴含凶意的颜色。

好极了。沉寂在内心深处多年的戾气蠢蠢欲动着要占有要撕裂,他恶劣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耳廓,满意的感受到对方肌肉的瞬间绷紧。



-

多漂亮的孩子。

他摸了摸他的面颊,嘴角勾起,弯下腰刻意让温热的鼻息舔过他纤细的脖颈。



-

“这是你?”

金看到了桌面上的那张相片,曝光过度后过于苍白的肌肤,他看到了和现在截然不同的雷狮,穿着考究的白衬衫和小西装,腰背挺得笔直,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吧,意气风发得像根正在抽条儿的竹子。

“一点都不像。”



-

房间里老旧的收音机吱吱呀呀地放着首西班牙小调,金听了会儿便能简单点跟着哼上几句。

“你会西班牙语?”

“不。随便哼的。”

“那你知道她在唱什么吗?”

“不知道。”

“她是写给自己流产的孩子的。”

“哦!”金有点意外,眼珠转了转思维又在一瞬间偏离了方向。“我可不会怀孕。”

“我知道。”雷狮压低了声音笑,尾音电流似的窜进金的耳朵里再在身上炸出朵小小的烟花。

“所以呢?”

“……其实无所谓生育,两个人的爱情必定会有生命逝去。”

雷狮坐到他身边,宽大的掌心摁在少年平坦的小腹上,金便感觉到有股奇怪的热流流向四肢百骸。

奇妙的感觉,想要颤抖着抱住那温度的来源,即使会被灼烧也无所谓。

他笑了。

 

 

-

他在等那湾湖水聚散成云再淅淅沥沥下起雨。



-

以上。

想好好写所以估计会很磨。现在放出来的片段之后写全文时可能也会改。就是些片段脑洞应该不会有人抄吧(。

希望有评论😘

评论(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