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私设众多的狂野情人pa。兽类设定参考小糖人的兽人学院,已授权。

*三观不正有。此章凯金雷金与瑞金,有金女装要素。

*评论使我高产(大概。

推荐BGM:Maintenant


 目录。



第十二章 红白玫瑰

 

“真正的美永远都不会受限于性别。”

凯莉说着一边在金的脸上拍拍打打,金受限于人只能闭着眼睛任她作为,鼻翼动了动便能闻见化妆品的香味。

“……我觉得这不是你让我女装的理由。”

“诶呀,漂亮不就行了嘛。”最后把他假发的鬓角给理了理,凯莉后退几步满意的打量了几眼自己最后的成果,捂着嘴笑。“你好不容易记熟了台词,顺带试个妆咯。”

“凯莉——”

“别凶我。”凯莉耸耸肩,“这不也是给你试穿一下鞋子么,免得到时候不合脚在台上摔了。”

金皱眉抬起腿,脚上一双红艳艳的皮鞋,跟不过两三厘米高,漆皮的在光下闪闪发亮,总让他想起童话里那个穿上红舞鞋后就不会停止跳舞的小女孩。

“还好你骨架不大,要换别人可能都找不到适合码数的鞋子!”凯莉对他扬起下巴,“起来走两步看看,小心别摔了。”

金扶着桌沿起身,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几步。虽说鞋子跟不高,但他怎么说也没有穿这种鞋的经验,那几步走得好似踩在棉花上,摇摇晃晃,好在他平衡力和反应能力都不错才没摔倒。

“试试看台步?”凯莉看他差不多适应了就忍不住想玩点新的,咬着根棒棒糖笑得唯恐天下不乱。

“……啊?”金怀疑自己听错了,怎么演个舞台剧穿女装和高跟鞋还得学会走台步的?

“试试看吧,你不是猫科的么。”凯莉笑意加深,半魂现后显出印度豹的耳朵和尾巴来,自己先走了两步当作示范。期间腰胯扭动的幅度带起制服群的裙边,漂亮得不得了。末了,她拧腰侧身,挑眉看人的表情带点挑衅的意味。

“那你不如干脆让我全部魂现走给你最正规的猫步。”金翻了个白眼,却也乖乖的学着她刚才的样子走了几步。左脚踩在中线偏右的位置而右脚踩在中线偏左的位置上,腰和跨便自动带了起来,红裙裙边水波似的晃晃悠悠。

“学的不是挺快的嘛,上身再扭动得自然点就更好啦。”

“上台表演又不用走!”金朝她龇了龇牙。

“那你也得学会表演!”一提到这个凯莉就想起了金生硬的台词,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台词我都不想说什么了,背熟了就行,但你起码神态那些得做到位吧!”

“什么神态?”

“卡门的女性魅力。”凯莉故意朝他扭扭腰,抛出个媚眼,把他惊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做不到!”金被吓得不行,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又忘了这鞋子有跟,脚一崴差点摔倒,结果被凯莉眼疾手快地紧紧搂住腰及时稳住才没能摔下去。

“小心点。”凯莉勾起嘴角笑笑,松了手。

“哦……”太丢脸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学会乐在其中不就轻松很多了,也没有心理负担。”眉梢一挑,凯莉用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身后的尾巴翘起。

金一愣,眯起眼睛看她,多少也知道了她的言下之意。

有什么需要顾虑的,他们本来就不需要顾虑太多。

“规则只是束缚。”

凯莉伸出手,暧昧地用指腹摩挲着他的下巴,吐息柔柔蹭过他的耳廓,蔚蓝的虹膜动了动,嘴角一个意义不明的弧度。

“让自己开心点吧,金,要学会享受。”

 

小高跟踩在地上带动清脆的响声,金提起裙子在走廊上小跑着,过长的发丝摩挲耳廓,背部裸露的大片肌肤白得能灼伤人的眼。

雷狮早早就看见了从走廊尽头跑过来的那抹红色,像火焰要点燃灵魂。

莫名的口干舌燥和蠢蠢欲动。

舔了舔嘴唇,他算好了距离和时间,在那鞋跟声越来越近时才假装不经意地从拐角处走出,把人抱了个满怀。

“雷狮?”金瞪大了眼睛,看得雷狮心情大好。

还是第一次见到金的女装,跟平常的样子却也没什么区别。涂了睫毛膏的睫毛忽闪忽闪,那双蓝眼睛里能飞出白鸟似的灵动。

“要是舞台剧那我还挺想看你穿宫廷裙的。”雷狮上下打量着他,嘴上那么说却也承认这身确实好看。

“你是安迷修吗?”那股子莫名其妙的骑士情结和中世纪情怀。

“别把我跟他混为一谈。”雷狮压低了声音后显露出半分戾气来,“我只是觉得束腰和鲸骨裙很性感。”

“哦?”

“裙撑像极了鸟笼吧……”雷狮的手慢慢抚上他的腰际,掌心温度炙热,“你是否会想让我困在其中呢?”

一下子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意思后的金一下子涨红了脸,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要是让雷狮藏在裙下会发生什么事。

“鸟笼也困不住你吧,”金故意从另一层意思去解答,“什么东西能困住你?”

“你可以试试,”雷狮低低一声笑,“我给你扮演次裙下之臣。”

“受不起。”

“不好吗?”雷狮还特意戳穿所有伪装要让那欲望赤裸裸暴露在日光中,眼神都直白得毫无掩饰。

偷情似的刺激,金当然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

“你当是我的情人么?”

“秘密情人。”雷狮把头埋到他的颈窝里吸了口气,头顶圆圆的耳朵动了动,笑出的鼻音痒酥酥的如同电流窜过心脏。

就对方那张扬狂野的作风,说得好像别人不知道两人的关系似的,金叹了口气。巴不得昭告天下。

“可以放手了,我还有事。”金推了推他。

“去哪儿?”

“跟你没关系吧?”

“我觉得有关系。”雷狮的手往上一移便极具暗示性地在他裸露的背上摸了把,“谁让我想和你在一起呢。”

金愣了愣,抬头便看见了那双紫色的眼,眉眼和唇角都弯起个好看的弧度,刘海温顺的垂下遮住半分眼睑,一时间都分不清他眼里的感情是真是假,心脏倒是不争气地漏跳了一拍。

“是吗?”金笑了。

“不是吗?”

“雷狮,我不想和你玩文字游戏。”

雷狮眯了眯眼,绛紫色的眸中径直印入对方的脸。多漂亮啊,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心动。水似的眼睛又透彻得像冰,眼尾上挑着带出一簇睫毛,阳光落在上面都是细小的光点。

是捕猎还是互相追逐,没人愿意承认自己越陷越深。

雷狮兀然笑出个气音。

“随你。”

金离去时雷狮没有回头,只等那脚步声渐行渐远后才微微侧过身,视野里残留一片红玫瑰似的裙角。

不是小人鱼啊。他勾了勾嘴角,扯出个生硬的弧度。是卡门。

金想不通为什么雷狮总能那样高高在上的一副姿态俯视众生,明明都是相同的存在,都在理智和爱欲里沉浮。

捏紧了裙边,他加快步伐,怀着点莫名的恶作剧似的心思想给格瑞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会被吓到吗?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裙摆起起落落,小腿的肌肤若隐若现。他踩着高跟鞋在那条好像没有尽头的走廊上奔跑,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来到高二级组的教室外,金刻意放轻了脚步,在门口悄悄探出一个头,看见只有格瑞一个人时咧嘴露出个笑。

“格瑞——”

早就听到闻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和味道,格瑞不用想都知道来者是谁,顶多只是对那过于清脆的声响和化妆品似的香甜味儿感到有些疑惑。听到金喊自己的声音,他一抬头便晃了晃神。

“金?”

和以往清爽的少年气不同,金穿着那身露背的红裙,金色的假发卷着大波浪垂在胸前,嘴唇浅浅附着着一层红色,看着他笑的模样连理智都要被摧毁。

金朝他慢慢走过来,格瑞睁大眼睛后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根根卷翘的发尖在光下泛着白,小腿和手臂处的大片肌肤让他可以轻易回忆起以往自己在那儿留下印记时的触感。

低垂眼帘,格瑞待他走到离自己只有一步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稍微使力让他坐下,自己单膝跪在他面前。

“诶、诶?”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金一愣,马上就红了脸。

“别动。”

格瑞解开那双鞋缠绕在他小腿上的丝带,把鞋子褪下,手慢慢抚上他的小腿和脚踝,揉了揉他发红的骨节。

“磨脚?”

“有点,第一次穿……”金叹了口气,“没摔就不错了。”

除了皮肤有点发红外是没什么毛病,格瑞知道他下星期就要穿着这一身上台表演,节目还是《卡门》,早点适应也好。

“没问题吧?”

“没问题!”金晃晃小腿,对着他笑,“格瑞也会来看的吧!”

“嗯。”格瑞松手,把鞋子重新给他穿上去。

金笑着微微弯下腰,嘴唇在凑到他莹白的发尖时停下,将吻未吻。风扬起搭在肩上的发丝,格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嗅觉带来了对方身上的香味,像阳光或是海盐,一点点磨碎了卡在心上。

修长的手指绕过丝带,让它和小腿恰好贴合,交叉着最后认认真真系上个蝴蝶结。离开时指腹带着一点私心多在肌肤上停留了半秒。

“好了。”

金直起身子,没有布料遮瑕的后背因此动出个美妙的弧度,骨骼和肌肉一丝一毫的变动看上去都像是有只蝴蝶要起飞。时间在过于敏锐的五感中变得缓慢起来,格瑞起身低下头,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地方放软了眼神,紫罗兰的海洋里水波晃晃悠悠,收入无尽阳光。



-tbc-


雷金前一章和这章提到的小人鱼,还有秘密情人和笼中鸟,看过的人应该知道是什么梗(笑。 其实我都有写过。还都是车。后两篇都挂了,别找了(。

以及修罗场是真的真的很难写(…… 也不是不会写吧就是很磨!!

写惯1 on 1的选手表示人数超过两个就开始短路了(菜鸡发言。

评论(6)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