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私设众多的狂野情人pa。兽类设定参考小糖人的兽人学院,已授权。

*三观不正有。此章嘉金。有轻微血表现,在靠意识开车(。

*评论使我高产(大概。

推荐BGM:Love And War


 目录。



第十三章 困兽

 

嘉德罗斯盯着金花蝴蝶似的游走在舞台上,对方那次短暂的试装后便换回了校服,黑色的短裤边缘堪堪遮住膝盖,他光是看见对方露出的那截白生生的小腿就感觉喉咙发干,那天下午闻到的干草味儿又隐隐萦绕在鼻尖。

太阳,干草,太过刺眼的阳光。他低下头,想着这几个联系莫名的词语又仰起脸,眨了眨眼。

还有金。

最后一次排演结束后比以往放学的时间早了点,嘉德罗斯猜他不会去等格瑞,就刻意拿捏好了时间收拾好东西,和金一前一后走出校门。

金低头玩手机,耳朵轻轻一动,很容易就能在风中捕捉到嘉德罗斯的动向。

为什么要跟上来呢,金记得他家可不在这个方向。

到了家门口,金停下脚步转过身,看见嘉德罗斯也在距离自己几步外的位置停下来,嘴角还是往下一撇看谁都一脸不爽的模样,金看在眼里只觉得想笑,便开口问他:“嘉德罗斯,你跟着我干什么?”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嘉德罗斯站在原地没动,眉梢一挑后表情是说不出来的傲,语气没半点不好意思的意味,太过坦荡荡反而让人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即没办法地叹了口气。拿出钥匙开门后请他进门,两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桌面摆着两杯白开水。

“水?”嘉德罗斯抿了一口,皱起眉头。

“抱歉了,家里没茶。”金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能那么坦然,没好气地回答。

“可乐呢?”反正他对茶也没兴趣。

“没有!”

“啧。”嘉德罗斯咂了下舌,嫌弃得毫不掩饰,金差点没忍住把杯子给扔过去的冲动。

“明天就要表演了。”舔了舔没什么味道的嘴唇,嘉德罗斯把杯子放下,直直地看着他。

“啊,是啊。”

话题转移得一点也不高明,金想。可他突然间提起这个是想说什么呢?

“……红裙子。”

“嗯?”

“很漂亮。”

得到预料之外的回答,金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嘉德罗斯在他过于直白的视线下涨红了脸,甚至有些恼羞成怒地问他“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

“有点意外而已。”心情霎时变得愉悦起来,金说话时语尾不经意地往上一扬,“我还以为我穿女装会很奇怪?”

又来了,嘉德罗斯想。那样的尾音一扬,小钩子似的。

“……哼。还过得去。”

“哦?不是说很漂亮吗?”

“闭嘴!”

“好好好。”逗也逗够了,金怕他真生气只能见好就收,看着对方那张再度涨红的脸就心情好得不得了。

卡门,卡门。捏紧了拳头又松开,嘉德罗斯对着他一挑眉。

“卡门?”

“埃斯卡尔米奥?”不知道是哪里又戳到了金的笑点,他看着嘉德罗斯又开始笑。

“你最后爱上的斗牛士。”

金笑着没说话,不太想去细究嘉德罗斯突然说这个的用意是什么,只是稍微偏过头看他,眼里闪着点碎钻似的光,总让嘉德罗斯想起那被树叶细细裁剪过后的阳光,也是这样的耀眼。

“卡门不说谎,”嘉德罗斯放缓了语速,“她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最后碰见唐·豪塞的时候,即使牵扯性命,她也不会委曲求全。”

“啊,对。”金点点头,神色如常,好像就只是单纯地在和他讨论剧中人物。

“她连假的一句‘我爱你’都不会说出口。”

 “嘉德罗斯,”金笑了,“你原来是那么理想主义的人吗?”

“你说什么?”

“爱,没那么简单的。”金扯了扯嘴角,“有些感情根本没法被定义。”

“你那么高的跟,不怕摔倒么?”嘉德罗斯语带嘲讽。

“又没到什么高高在上的程度,也不用俯视着看人。”金不动声色,眨眨眼神色如常,看不出来真傻假傻,语气拿捏得没一点不妥。

金越是这样嘉德罗斯就越是烦躁,他分明没必要这样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呢?既然是野兽,那就让他看看啊——

一把捏住金的喉管,嘉德罗斯凑近了盯着他看,一双鎏金的兽瞳,眼神凶恶得要吃人。

“嘉德罗斯?”呼吸一窒,金眼前有一瞬间的发黑,不过一秒便反应过来紧紧捏住嘉德罗斯掐住自己脖颈的手, 眯了眯眼睛示威似的露出尖利的犬齿。

他也有点火了,不知道平白无故的这老虎是想干什么,脖子被掐住的滋味太让人烦躁,他自己手上力道也没客气,手指扣进对方手腕处的肌肤,留下几道红印子。

嘉德罗斯感受到手腕处传来的痛楚,勾起嘴角。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利齿你的怒火,撕裂一切伪装后留下的刺骨。会被刺伤也无所谓,我只想好好的看看你。

 

小斑虎猫喉咙深处发出低哑嘶吼,捏住西伯利亚虎的手青筋暴起,指尖尖锐得闪着点细碎的寒光。嘉德罗斯捏住他脖颈的动作突然间往旁边偏移了几公分,金猝不及防晃了晃,他便借着惯性把人狠狠摔在地上,自己欺身压了上去,眸中一根尖利的竖瞳。

血液中最原始的兽性被激起,金愤怒得发出低吼,侧过脸直接咬上嘉德罗斯的手腕,一口实打实地咬下去除了牙印还见了血,红艳艳的一圈,嘴里全是那股铁锈似的味儿。

嘉德罗斯冷笑一声,手腕上痛是痛但对他来说还算不上什么,手下力道一点没松。

“埃斯卡尔米奥?”金在尝到血腥味后便松了口,学着他的样子露出个冷笑,“不如说是唐·豪塞。”

嘉德罗斯听出了那言下之意,但他也无意争辩。眼睫毛颤了颤,唇边缓缓勾起个弧度。

 

爱是战争,是牢笼,是一切欲望的根源。我偶尔会因为你感到恼怒,想要狠狠地撕碎你再讲你吞食入腹,但更多的时候我只想抱抱你。

 

嘉德罗斯俯下身,鼻尖在金的颈边蹭了蹭,幼兽讨好似的举动让金不由得一愣。

那只狂傲又嚣张的西伯利亚虎似乎不见了,他面前的只是个普通地表达着自己爱意的存在,带着他可能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隐忍和小心翼翼,鎏金的眸里的星星打碎了似的要铺满整个夏季。

金放松了表情,眼角往下一弯,侧过脸就吻上对方眼角的星星印记。期间嘴唇蹭上他那簇过长的睫毛,痒酥酥的如同被幼鸟翅尖的羽毛轻轻拂过,一时间心尖都软了半分。

衣物渐渐被褪去,金躺在冰冰凉凉的地板上,纯白的天花板占满整个视野,窗外夕阳送来细碎剪影。

啊啊,那苍白的盛夏。

金闭上了眼。


半辆意识车。


-tbc-


昨晚发了之后才睡的结果一觉醒来居然被屏蔽了………………只能重发走外链,哭唧唧。

可能有人不知道,那我就顺便科普一下。卡门一开始使军人班长唐·豪塞堕入情网,后来唐·豪塞因为袒护她被捕入狱,出狱后又加入了她所在的走私贩的行列。然而后面卡门又爱上了斗牛士埃斯卡米里奥,在人们为埃斯卡米里奥斗牛胜利而欢呼时,她却死在了唐·豪塞的匕首下。改自百度百科(。

困兽,野兽受困于牢笼。而牢笼名为爱。的意思。

最近在赶进度所以基本都只是在走流程过剧情,到时候出本会丰富很多,最主要是细化。

我好累.jpg 真的是开坑一时爽,赶稿火葬场(。


评论(7)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