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半夜闲着没事去翻了一下收藏,发现了很多以前社团的聊天记录,笑到吐。接连着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

嗯,基本都沉寂了的一个老年社团。

一开始建社的时候才五个人左右吧,人全是我拉列表亲友拉来的,个个都是能独当一面的自由人真·大佬。而且那时候一群人在讨论组里谁也不认识谁,唯一的联系只有我,身为老幺的我就莫名其妙的当上了社长。

当时我才,呃,高一吧,超级不务正业。在学校就天天泡书店买书啃,在本子上记设定,满脑子的骚操作。那时候在贴吧上钓鱼(?),钩直饵咸,还偏偏有现在和我关系很好的上钩,还是我现在列表的巨轮(笑。

在贴吧陆陆续续有结实到其他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扩列后更是天天聊骚开脑洞,正式建社则是在我高三那年,距离高考还有两个月的时候。社员基本都是高一高二时在新墙头认识的人,关系好到称兄道弟(???),神奇的是个个都是比我大两级的人。那时候大二的一抓一大片,就其中混着两个大三的。现在我都大一了,他们也该考研的考研该工作的工作了。

去年还在贴吧上被狠狠恶心过一口所以也基本退圈了,现在我就缅怀一下那过去的事(……

这是我新马甲,不想太高调暴露身份所以亲友们全使用化名(。

海蓝,我的巨轮。是三人组里的心理狂魔,写文就,很有文化(?)名副其实的搞基大队队长,在我以前写乙女时都孜孜不倦想让她儿子去搞基(痛心疾首。在我搞原创企划时会很尽心尽力地和我一起完善世界观和查资料考据,虽然我老是坑你但是你要相信我还是爱你的。

鲁宾妶,第二个跟我混熟的亲友。对话狂魔无误,单口相声选手。曾评价我是「村头最傻的二傻子,整天幻想着黑社会拯救世界的美梦,被村里的大家宠爱着」……怎样啊!是中二癌真是对不起啊!我就是很喜欢写不良或是黑道啦xx超能力也(……

傻狗,阿爸的乖崽。大家的快乐源泉(???

果子狸,被我鸽了的联文对象。对我脑洞大的夸赞,我收下了(不。奔丧三人组之一,严肃文学大佬,大概是社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了,在开车这方面也是。我的性教育启蒙老师(???文评都是小论文。很辛辣,跟彭彭性相适配度极高。大概是社里年纪最大的吧

彭彭,奔丧组其二。是主动问我能不能加入社团的大佬。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早就想拉你了但是怕你不入就一直没问。很强的一个人。全能型学霸,阅历和人生经历都相当丰富。和果子狸一样是海外党,只不过一个在欧洲一个在美洲。

鹦鹉,奔丧组第三人。三个都是写严肃文学的。是最后一个入社的人,也是社里老人普遍误以为年纪比较大的存在(笑。其实比我还要小两个月,和我是同专业的学生。在她入社之前社里的所有人都是不同专业的,真的没一个重合。我也是老幺。算是打破了既定存在吧。年纪比我要小但写的东西很深。

我的乖女。失踪了好久了(暗自垂泪。爸爸好想你。

格子,被我鸽了的联文对象(又?超级可爱的女孩子了,在线激聊JK制服!

圆子,唯一一个不是写手而专职写评的(。毕业了,日常失踪。

97,本社唯一的画手(……上一次聊时她还在帮橙光画画。日常失踪。

毛球,失踪中。

番茄,已退圈退社。那些涉及到这件事的人我会一直记住的,她们所做的到头来不过是因果报应。


成立社团不过一两年,但经历了很多事。

我们是异类。只有一个画手人数寥寥无几的社团,文手全是理科生且专业涉及的完全不是一个领域。法学,机械,计算机,建筑设计,室内设计,服装设计,护理,中医,金融……

贴吧里聊得来的只有自家社员和另一个佛系社团(也全是大佬,和我们最大的不同是全是文科生(笑。 其他人要么就是无视要么就是酸,还有的想着来抱大腿的。

主场是时代的眼泪了,人气粉丝在我们看来也没什么,写文就是图个开心,帖子里只有自己和亲友是常态。奔丧组更是冷到无以复加,甚至被人直接说过「你们既然是这种文风就是少有人看」这种话。我在那里一年不到被抄过不下五次,设定都不说了居然还有抄人设的,还莫名其妙被挂过两次,被同一拨人。网络暴力,这也算吧,只是因为我女儿设定是个有点浪的不良就被挂出来骂个狗血淋头。说话有多难听我不想再回忆,跟现在all金里挂人不是一个级别的。吧务牛逼了,没人去举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因为那伙喷子马甲下是其他老牌社团的大佬,甚至有一些还就是吧务(笑。

只能说有些人的恶心程度是完全可以刷新你的认知的。

反正大风大浪被迫经历过后我现在是比较佛了,爬墙过来时就说了不混圈不站队不撕逼。虽然脾气还是很暴躁,但起码我现在不会放在明面上发泄了。

跟央央说的一样,求仁得仁。


唉不知不觉就打了很多,基本都是屁话,还词不达意语句不通的。就是有点想以前了。大家退圈前的氛围和心情心态。傲点狂点也挺好,毕竟有那个资本。

就是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哪里呢。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