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Couple:雷狮×金

Attention:这个杀手不太冷paro/年操年下/私设如山/我流无脑爽文。

Summary:捡到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狼狗,是否应该让他继承我的衣钵(?


摸鱼的片段脑洞。没什么逻辑可言。以后有时间会补全吧。大概(?


-

隔壁搬来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雷狮曾在出门买东西时见过他一面,戴着奇奇怪怪的帽子和圆圆的墨镜,个子不算高,一头灿烂的金发从帽檐处不安分地翘出几根,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甚至更小些?他不清楚,对方那笑起来就会露出的小虎牙和酒窝着实很有迷惑性,要说是高中生也没什么违和感。但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又和他的长相不太搭,

雷狮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那一定是什么不寻常的工作。他的鼻子灵得很,总能闻到对方身上那股藏在洗衣粉的清香下淡淡的的血腥味。就那么冤魂似的一小缕,往鼻子里钻,恶心得很,偏偏又总是能挑起兴奋的那根神经。

 

 

-

金顺着旋转楼梯慢慢地往上走,到顶层时一抬眼就看见个小孩坐在护栏前抽烟,那两条小腿竹竿似的那么细,从栏杆空隙伸出去后踩着虚空晃啊晃,一双蒙了尘的短靴,黑色的短发有些凌乱地贴在肌肤上,衬得皮肤更是纸般的苍白。

察觉到人来了,小孩转过头看他,面无表情却依旧漂亮的一张脸。金敢发誓,对方那双紫色的眼睛真的是在看清他后一点点焕发出了光彩,最后收入头顶吊灯的细碎光芒后活像紫罗兰盛开在眸中,

 

 

-

“小混混和杀手是不一样的,雷狮。”这次他没有再笑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敛去笑意后沉寂得像冬日的湖,带着点森然的冷意。

“我知道。”雷狮翻了个白眼,心脏在胸腔里不安分地跳啊跳可他还是装出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咧咧嘴露出虎牙来,殊不知自己这幅模样在对方看来天真到幼稚。

 


“我看没人看的电影,养没有根的盆栽,等待没有日出的每一天,总想着哪一天我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没了,也没人会记得我。” 

 


-

金笑了,蓝色的眼睛直直望向东边。彼时太阳初起,红光融汇着金色缓缓绽放在天际,当真是漂亮,他光是看着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翻滚沸腾,眼眶发热,直到眼眶缓缓落下一滴泪后才转过身面对那群恶徒,拉开了风衣。



-

「To love,Ray.Don’t die.」



-tbc-?

希望我的学前班英语没写错(……

摸鱼皮这一下我很开心。发完就睡嘻嘻。随缘删随缘补全?明天起来依旧是赶稿的一天.jpg

评论(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