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目上无尘目下空。

两个人翻滚在床上时安迷修都恍惚得像是在做梦,指尖颤抖体温高得吓人,迷蒙暑气在阳光下膨胀成团又在心脏里“嘭”的一声炸开,直到他吻上对方的唇时才在那残留的酒味中抓住仅存的实感。


评论(4)
热度(53)